欄目導航
劍指邪教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>專題>反邪教宣傳園地>案例追蹤

脫離邪教“門徒會”走上致富路

日期:2017-10-31  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  作者:周金韓(口述) 金強(整理)  責編:樊亞蕾

  編者按:“脫貧先脫愚”,只有先在精神上“脫貧”才能實現在經濟上“脫貧”,在雲南施甸一個偏遠的鄉村中,許多貧困的村民曾一度被邪教“門徒會”所蒙蔽,放棄正常的生産生活。但是在黨的精准扶貧的政策下,這個村子在異地搬遷後在當地幹部和反邪教志願者的共同努力下,不僅使得村民脫離了邪教,而且還走上了致富路。

 

旮旯壩自然村全貌

  我家住雲南省施甸縣舊城鄉坪子地小組,1980年9月3日出生,彜族,初中文化。十多年前,我受人蠱惑誤入“門徒會”邪教泥潭,迷信“三贖基督”、吃“二兩米”、生病不打針吃藥,不僅耽誤了生産生活,而且讓家裏更加一貧如洗……後來,在社會各界的幫助下,我幡然醒悟,脫離邪教,帶領全村走向脫貧致富的康莊大道。

  癡迷“三贖基督”一貧如洗。

  記得那是1998年7月,我初中剛畢業,在家從事農業生産,那時我們村還沒有集體搬遷,通向外面的公路要走三、四個小時。在一個下雨天,有一個姓黃的四川籍男子來到我家,看著他風塵仆仆,背了一個大包,身上還有一些泥巴,大約40歲左右。對我說:“小夥子,可以給一口水喝嗎?”出于山裏人樸實的本性,我讓他進了屋,倒了一杯茶水給他。接著他又說:“有吃的沒有”?我把母親留給我的、自己舍不得吃的糕點拿給了他。這時他對我說了一句“上帝保佑你,阿門!”還拉著我,給我講了一些關于神的事,臨走時給我留了一本《聖經》和一些手抄資料。所有的一切當時我從未聽過,處于好奇我看了資料我,但不敢告訴父母,後來我才知道當天來我們村子的是兩個人,是來傳播“門徒會”的。從那以後,這兩個外地人隔三差五地來,還給村裏人帶點煙酒,因爲我們山裏人都淳樸好客,又難得有生人來,一來二去就成了朋友,都喜歡聽他們講外面的事。沒過多久,他們就開始給我們講“神”的事,說地球要爆炸了、人類要滅亡,只有信“三贖基督”才能得救。還說只要入了教不用下地幹活,一頓只吃二兩米,櫃子裏的米吃了又會長;生病了禱告就能好;小孩子不用花錢上學,自然就會識文斷字;生産生活上遇到什麽困難也不用找政府,禱告一下都能解決……結果,一個村子50多戶人,有40多戶人都入了教,整天聚在一起禱告,講神迹。田裏的活也沒人管,莊稼長了蟲子,人生了病也不打針吃藥,只禱告。由于我在村裏算的上是一個文化人,被推薦爲“教會點執事”。

  2000年的時候,地球沒有像教主說的那樣爆炸,外地人也沒再回來。我們這些信教的就開始有點懷疑了。再看看沒信教的那10來戶人家,有的蓋了新房、有的添了新家具新車,有的小孩上了中專,反而是我們這些誠心信教的人家,什麽也沒有得著,原來有病的還是病著,原來吃救濟的還是得靠救濟養活。但那時誰也不敢提出不信教,都怕“三贖基督”懲罰,同時心上還是抱著僥幸,要是2012年地球爆炸了怎麽辦呢?

 

周金韓的家

  我們上了“三贖基督”的當。

  2003年,我們寨子由于植被受到破壞,時常受到滑坡的威脅,已不適宜生存。在黨和政府的關心下,村裏來了工作隊,動員我們整村集體搬遷,讓40多戶村民一起搬遷到了現在的家——旮旯壩。鄉裏特地安排我們村和發展較快的村結隊子一起搞養殖致富。縣裏還給我們架來了水電,修通了公路,給我們分了田和地,還派了技術員,手把手教我們養豬。看我們幾家過去信邪教的沒有啓動資金,有關部門專門給我們協調了無息貸款,讓我們買了第一批仔豬……人都是有感情的,看到政府這麽關心我們,全村人一下子看到了希望。但是,我們20多戶信“門徒會”還是執迷不悟,眼看日子慢慢就要好起來,可是2012年地球要爆炸的陰影始終困擾著我們,信神的思想又重新占據了心靈,禱告的活動又開始了,甚至越演越烈,讓我們時常與其他村民發生一些小沖突,到2012年上升到了極點。我們的行爲引起政府的重視,鄉政府請反邪教志願者到村裏來,給我們講地球是怎麽來的,宇宙和人的關系;給我們講宗教和邪教的區別;講邪教的本質和危害,使我逐漸認清了邪教的危害,將我從“門徒會”的深淵當中挽救回來。我們這才明白上了“三贖基督”的當,白白耽誤了這麽多年的大好時光。

 

與周金韓親切交談中

  成立了養豬生産合作社,攜手村民奔小康。

  脫離邪教的我仿佛破繭成蝶,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發家致富中來,就想快點把耽誤的時間追回,把日子過好。我把自家的5分地打整成豬圈,養上了100多頭豬,看到村裏豬飼料用量越來越大,就抓住商機與人合夥搞起了飼料批發,後來又陸續購置了飼料加工機、農藥、化肥,一方面方便自己使用,另一方面也賺點差價。這樣,一年下來我也能掙下10來萬,而且還購置運輸車輛。鄉裏看我這個原先的“邪教頭”生産搞得還不錯,就動員我擔任小組長,讓我帶著大家一起致富。2013年在縣畜牧局的幫助下,我帶領村民成立了養豬生産合作社,把幾家養豬大戶組織起來搞科技養殖,場房統一規劃、統一建設、廢水廢料集中無害處理,把這些臭氣熏天的豬糞變廢爲寶,制成生物肥料……不到2年時間,我們村大變樣了,再也不是當初的“邪教村”,而是烏雞變鳳凰今非昔比了。

  我堅信,脫離邪教後我們的明天會更好!